10.12.2008

寫在席夫之後

上山,一路難走。
山頂,風光無限。
下山,回味不已。

山腳...
難道只懂說山頂曾經如何美麗?
難道不再上山,只懂回味?
上了一座,下一個目標,不是更高的嗎?
再上山的時候,只懂埋怨,忘記了上次也難走,今次不是應該更難走嗎?

幸好貝多芬繼續走。他的頭三首鋼琴奏鳴曲(作品二),根本已是大師級。他為什麼繼續突破自己,寫了另外的廿九首,讓後世的作曲家和鋼琴家望譜興嘆?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 星期日 晚上七時正
Davies Symphony Hall, San Francisco

貝多芬 鋼琴奏鳴曲系列 第五場

G 大調鋼琴奏鳴曲,作品三十一之一
D 小調鋼琴奏鳴曲,作品三十一之二,《暴風雨》
降 E 大調鋼琴奏鳴曲,作品三十一之三
C 大調鋼琴奏鳴曲,作品五十三,《華德斯坦》


加奏
巴赫 意大利協奏曲

席夫 (Andras Schiff)/鋼琴


《華德斯坦》之後,竟然加奏...

「意大利協奏曲,巴赫。」如雷的掌聲後,席夫再次坐在鋼琴前,如是說。

然後舉起三隻手指:「全部三個樂章。」

聽完席夫快樂地彈奏的《華德斯坦》和意大利協奏曲,可以有兩個反應:一是以後都不彈這些曲目了,橫豎無可能奏得這麼好。也可以是,大師來告訴你,登高山有高山的樂趣,小丘也有小丘的樂趣,你為什麼不都試試呢?

6 則留言:

卡臣 提到...


原來你仍身在三藩市

笑聽 提到...

係呀臣哥,返左黎一排喇

Kirsche 提到...

好羨慕~

不知你有沒有留意Schiff逐首講Beethoven Sonatas?

http://music.guardian.co.uk/classical/page/0,,1943867,00.html

Dennis 提到...

上次他來香港,也是 Waldstein 後再加 Italian Concerto。也是那股酷和完美。

Kirsche 提到...

是呀. 最酷是, 從來沒聽過有人能夠用"不像beethoven"的風格(有些時候像聽debussy)時, 你不覺得嘩眾取寵之餘, 還有點被他說服 - 原來這樣演繹也可以!

笑聽 提到...

kirsche 和 dennis -

對呀,還真有點 debussy,因為音色太美了。

會不會被說服,還要聽聽全部三十二首,這晚的 Waldstein 太出色,上半場的第一首卻有點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