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2007

摸底

最近組織新 band ,在原有的鼓手、結他手和女主音班底下作新嘗試:我加入作鍵琴手,而女主音兼作低音結他手。

第一次排練總是困難的,首先要互相摸底,知道實力如何也容易討價還價;其次是要調校至他們三人已建立好的溝通頻率,加深認識;還要懂得客氣,謹慎地提出意見而不咄咄逼人,觀察對方是否願意聽你的說話,為求不是各人自顧自地自我感覺良好就此作罷。

兩小時的排練結束,算是對各團員性格和能力有點概括的印象,但要把歌曲弄至滿意的水平,當然要多一兩次的排練。這個時候,緬懷舊隊友是少不免的,也會把新舊作比較。

我懷念深情投入的營養姐姐 J 、三言兩語便解決問題的大作曲家 A 和不停講說話的總統 T ...

過去總是美好的,因為人只會記得以往的成功,淡化了過程的艱辛(見郝明義的好書《工作DNA》)。平心而論,雖然現在解決問題的速度較慢,但計進以前那些亂唱的「休息時間」,現在排練的時間不見得比以前多。

我想到的問題是:

阿巴多 (Abbado) 從卡拉揚 (Karajan) 接掌了柏林愛樂,拉圖 (Rattle) 又從阿巴多手中接棒,他們面對這黃金樂團,是怎樣摸底、認識、溝通和磨合的?

3 則留言:

奧斯汀 提到...

加入人地BAND好睇運氣,好彩架話會夾得好開心

princess f 提到...

KeroSon~ LOL

Jo 提到...

過去總是美好的,因為人只會記得以往的成功,淡化了過程的艱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