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2007

但願人長久


很流暢。女指揮 Alsop 是一驚喜!


未作其他版本比較,但下月Emerson Quartet將現場演出


最近和布拉姆斯的交往越來越親密了。除了每天練習那首超濃厚質感的奏鳴曲,和他神交一小時,還聽了其他不熟悉的作品,當中的驚喜包括第三交響曲和三首弦樂四重奏。

初開始聽古典音樂,只喜歡聽大鳴大放刺激好玩的樂章,每到貝多芬或布拉姆斯的慢板,往往飛掉或者自動關閉耳朵。數年前準備貝多芬的 D 大調第五大提琴奏鳴曲,我倆對如何處理那個超長的慢板毫無頭緒,只好加快速度了事。當時也想過,這些部份他日老多些只會明白。

到今次準備這首布拉姆斯的F大調第二大提琴奏鳴曲,其一、三、四樂章皆喧鬧不堪,我卻獨愛第二樂章。布拉姆斯的濃情蜜意,「此恨綿綿無絕期」,和我產生一點點共鳴了。

上週準備中秋晚會的歌,選了鄧麗君的《但願人長久》,數天來我都在反覆思索歌詞。中學讀書時不明白,現在竟然和蘇軾搭通。

結論:我老了很多。

1 則留言:

priscilla 提到...

instead of "aged", i guess you can say "matured" :/
lol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