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2007

唐懷瑟


Tannhäuser in the Venus grotto. Wall painting by J. Aigner in the Study. Source.

三藩市歌劇院今季加強市場宣傳,務求增加入場人數。在電台常聽到的一系列廣告是這樣的:兩三人在傾談,其中一人說起一個「很吸引」的故事,其他人不斷追問,然後說:「那是甚麼電影?」說故事的回答:「不,這是一套歌劇!」接著是該歌劇的售票詳情等等。

以歌劇的故事為賣點,三藩市歌劇院的推廣始乎捉錯用神。老實說,那些故事聽起來真的不吸引,而且歌劇的故事向來就不太講情理。歌劇的精粹在乎表達的手法和情緒的牽引,所以老掉牙的愛情故事,聽起來卻肝腸寸斷,打進觀眾的內心深處;又或是故事背後的哲學意義,要通過音樂才能表達明白。歌劇的藝術價值絕對不在故事的本身。

以華格納的《唐懷瑟》為例,我初看故事大綱的時候只覺得一頭霧水:中世紀時代,一個歌唱得很好的男人唐懷瑟厭倦了和愛神維納斯 (!) 的糜爛生活,決定回到地上找聖母瑪利亞 (!!!) 贖罪,偏偏給人發現了他的過去,要以姦淫罪治死他,幸好舊情人 (?) 犧牲自己,讓唐懷瑟到羅馬找教宗贖罪,在世俗的性愛和寬恕的大愛中掙扎,最後女主角死了,他得到了贖罪和安息。

有冇搞錯?

但現場看了整套長四小時的歌劇後,我沒再理會故事的合理性。在華格納豐富的音樂表述裡,每位觀眾都會明白故事不是重點,反要思考背後華格納想說甚麼。性與愛的衝突?男人之苦?華格納對天主教的理解?贖罪與饒恕?層層推斷下去,真的可以越想越多。我不知道答案,但這才是歌劇的趣味。

順帶一提,之前未聽過《唐懷瑟》的音樂,所以現場聽的時候,每次聽到維納斯的主題,不斷想起賓尼兔的白痴舞......

1 則留言:

Fiona 提到...

TOTALY aggree! The music was super great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