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08

聽甚麼

駕車出門前,在唱片架前猶疑了一會,考慮要帶哪一張到車上聽。

因為搬家頻繁,舊的唱片都放到儲物盒子裡,要聽才找出來,現在唱片架上的都是近一年購入的。近日天氣好,自然想聽明快的音樂,但架上的,大部份是舒伯特、布拉姆斯、馬勒,全是鬱鬱不歡的音樂。連那張布蘭德爾 (Brendel) 的莫札特,也是他唯二的小調鋼琴協奏曲(第二十和二十四號)。這年來心情不好,不知不覺買的聽的全是幽暗的音樂,反過來又延續了鬱悶的心情。吃甚麼會影響身體健康,聽甚麼則影響心靈健康。

架上的舒伯特鋼琴作品集不下八張,我瘋舒伯特,是因為他的凄清。布拉姆斯一生只真愛一個女人,卻不能宣之於口,只把情感全倒瀉在五線譜上。天天被兩位因孤獨而偉大的作曲家洗腦,心境不變成孤獨老人才怪。

要明快的音樂驅走心中的迷霧,律師P提議聽海頓的交響曲。古典時期的交響曲注重對比和平衡,光明的大調裡會跳出一條小調的尾巴,柔聲的樂段會突然一下巨響嚇你一跳,好玩到不得了,而且因為要平衡,情感上不會像浪漫時期去得很盡,保證不會沉溺而不能自拔。這星期讓第一零四號「倫敦」交響曲在腦海裡盤旋(某程度上拜千秋王子所賜,在《交響情人夢.歐洲篇》他以這首交響曲通過預賽),高貴的D大調,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

海頓全集一百零四首交響曲
Philharmonia Hungarica / Antal Dorati

我只聽了十數首,何時才會聽完?

4 則留言:

ariana 提到...

孤獨老人... u didn't go to Belize mei?

笑 聽 提到...

Ariana:
無呀,唔係點寫咁多 XD

ariana 提到...

Belize... is it the same place you went before?

笑 聽 提到...

exac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