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2008

意大利女孩



十年前的暑假,你在做甚麼?

十年前的暑假,我在學蕭邦的第一號《敘事曲》。

然後第一次離家出遠門。第一次從赤鱲角機場飛到英國。第一次學齊五個字「小狗懶擦鞋」。第一次與日本、沙地和意大利人同場踢波。第一次同時見到兩條彩虹。第一次鍾意聽英文歌,竟然是《Don't Speak》和《Karma Police》......

第一次自願表演彈鋼琴。
第一次發現雷動的掌聲是多麼的美妙。
第一次認為「懂得彈琴真好」!

然後第一次「愛」上意大利女孩。
第一次發現不是懂得彈琴,女孩就會撲過來。
第一次明白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是多麼的難受!

回來後,看著《敘事曲》的琴譜,艱澀的音符背後,好像多了一點點的意思,再不只是老師說這裡彈快那裡彈慢的指示。老師說樂曲是關於一位波蘭英雄,我怎樣也想像不到英雄是怎麼樣的,靈機一動,不如就把情竇初開的感覺放進去吧。安靜的地方,懷緬著初相識的時光;熱情的段落,投進被「拒絕」後的心痛。老師聽著我彈奏,然後說:咦,怎麼長期缺乏音樂感的笑聽,現在彈蕭邦竟然會用感情了?

後來我演奏《敘事曲》的時候,只要想著那種感覺,別人一定讚賞;自動波的話,聽眾一定能聽出來。奇怪了,手指還不是那樣跑,大細聲還不是一樣,怎麼了?音樂裡的真實感情,騙不了人的。

十年後,我還是不太喜歡蕭邦。與我的冷感有關嗎?舒伯特、布拉姆斯,很有條理,蕭邦總給我水銀瀉地、一發不可收拾的感覺,我不喜歡這樣被感性沖昏頭腦。

不過,這夜我有非彈蕭邦不可的衝動。拿出《敘事曲》的琴譜,音符仍舊艱澀,背後的情意卻更立體了,當年的情竇初開已不足以表達這首偉大的樂章。十年來的流浪,一點一滴的故事和回憶,都自動跑到每粒音符裡去,再次沖昏我的頭腦。

當年師公(我老師的老師)跟我說:「這首《敘事曲》,要跟你一輩子啊!」已經跟了十年,要跟一輩子也不會很難吧。

蕭邦:G 小調第一號《敘事曲》,作品 23
齊瑪曼 (Krystian Zimerman)/鋼琴

6 則留言:

卡臣 提到...

98年暑假
我已經出社會工作
樓價開始下滑
公司裁員之聲四起
禽流感可能返發...

奧斯汀 提到...

98 年我應該還在沈迷於英傑傳三國誌電玩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甚麼表演甚麼音樂

匿名 提到...

I would have heard your play! T-T

笑 聽 提到...

臣兄:
08年暑假,我已經出社會工作,油價不斷上升,美國經濟不斷下滑......

奧:
我不是到外國表演,只是英文暑期班。青少年最緊要有同輩認同,我還是第一次有那麼多同齡的人聽我彈琴,自此便不能自拔。

E 提到...

適才聽到收音機播放*意大利*隨想曲,才醒起,好耐好耐以前,你的網名是Capriccio!沒想到會是late Brahms那種Capriccio呢!=p

笑 聽 提到...

E: 你還記得!ICQ年代的事了,其實當時是想著 Mendelssohn 的 Rondo Capricci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