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2007

樸實無華



鋼琴家布蘭度(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明年退出演奏生涯了。

在世的鋼琴家當中,我最敬重的就是布蘭度。但我愛上他的演奏,還是不久以前的事。

我是同時間認識舒伯特和布蘭度的。我早知道他們的名字,說到認識,卻是去年十二月被野田妹刺激之下,才買了布蘭度的舒伯特鋼琴奏鳴曲錄音。接著不能自拔地抑鬱了半年。

在我的世界裡,布蘭度演繹的抑鬱的舒伯特,才是真正的舒伯特。

布蘭度的曲目範圍,大部份是海頓、貝多芬、莫札特和舒伯特等古典德奧作品。他的理念是讓聽眾直接認識作曲家和樂章的偉大,而不是賣弄演奏者。故此他的演奏風格樸實無華,沒有誇張的強弱和速度變化,沒有沉醉於音色的營造,沒有令人震懾的炫技,也因此有人嫌布蘭度悶,沒有特色,不夠刺激。

正因這種理念,我第一次聽舒伯特的時候,不是聽到布蘭度的風格,而是舒伯特的偉大!做到這一點,布蘭度忠實地完成了演奏者的使命,光是這一點已經表現出布蘭度的偉大了。

我開始搜集更多布蘭度的錄音。對耳熟能詳的曲目,聽布蘭度的第一個感覺總是很不爽,有點苦澀,但多聽一兩遍便開始明白他的用意。如果你有聽過他的現場演出(我有幸今年聽了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會發現布蘭度的每一粒琴音都有一層光暈迴音(我稱之為「有一道氣」),這是他的獨門。有了這層光暈,音符聽起來重了很多,故此初時會不爽,但亦因這層光暈,微不足道的音符都變得有意思,把平時沒有留意的細節也聽出來。布蘭度新近的莫札特奏鳴曲錄音,正有這種效果,但奉勸不要連續聽完全碟四首奏鳴曲,因為聽完一首奏鳴曲已經喘不過氣了。

如果說布蘭度沒有音色,沒有高超技巧,那絕對大錯特錯。不為也,非不能也。樂章要他跑手指,他就會跑(貝多芬《熱情》奏鳴曲);要靚音色,他就有那種音色(舒伯特即興曲);要幽默的時候,他就會變得很趣怪(貝多芬奏鳴曲 Op.79)!

音樂會月曆上,將會少了一個令我熱切期待的名字,作為小樂迷的我實在失望。但願他老人家身體強健,間中也露兩手吧。

3 則留言:

f 提到...

他也是我第一位接觸的鋼琴傢 =)

小妮 提到...

我在練習舒伯特的sonata for arpeggione呢!

Siu-Ting 提到...

小妮:

That is a difficult piece too. I wish I can play that piece.

The melody is too pretty and simple, which makes the piano part even harder to create the atmosphere and keep the momentum going at the same time. Are you playing it with a cel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