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07

理智與濫情



如果認識一位朋友久了,自問對他了解還不淺,要是聽到有人評論這位朋友時,與你的印象相距甚遠,你也會懷疑,甚至會以自己的經驗反駁吧?

我跟布拉姆斯算是有點小交情,覺得他為人至情至性,但喜愛埋藏,以理性拘束自己的感性。因此音樂風格多有厚重的聲音,但條理分明,沒有奔放地流露感情,卻會滲出一股味道提醒你:布拉姆斯的內心世界,你聽到多少?

所以當我聽到 Emerson 四重奏的現場演繹,把布拉姆斯的三首四重奏曲拉成只有理智沒有感情,我只好說,是 Emerson 四重奏太重視布拉姆斯的條理與拘束,忽視了他的內心世界吧。

但聽著聽著,這樣的布拉姆斯總有點不對勁。既不是年少血氣方剛的布拉姆斯,又不是中年痛苦的布拉姆斯,更不是老年帶著一絲遺憾的布拉姆斯。可以說,根本就不是布拉姆斯!

*

公主 F 說,我彈琴的表情,好像學了一點郎朗。

唔係卦?前陣子看了一些他的錄影,就把濫情都暗地裡學來了?

再聽自己上月初於 UC Davis 演出的錄音,先前練習覺得很過火位、很濫情的地方,聽起來才剛剛好,還有點不足。要營造台下聽得到的微妙變化,台上真的要誇張一點才行。

這樣濫情地彈奏布拉姆斯,又好像忽略了他的拘束。要拿捏理智與濫情間的平衡,還要下很多功夫。

3 則留言:

Psyche 提到...

You guys sound great!
I completely agree with your assessment of Brahms. Calmly calculated warmth... passion with restraint... gosh, so maddening!

Princess Fiona 提到...

Good Job Dickson! Next time remember to let me know when and where u're going to play. I wanna get your autograph!!

FIona 提到...

How come there are so many Fiona??
LOL~~~